biubiubiu

要努力。

【獒龙】 铜臭 01


架空      狗血     天之骄子     先婚后爱   

同性婚姻合法

OOC



01


马龙抱着一摞儿食盒从小厨房出来。
许昕站在他卧室的窗户前,听见动静,拧头笑了一下,大步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。
阿姨泡的茶还热,许昕坐回茶几前,就就着茶水把盒里的糕点往下吞。
马龙摇摇头,实在是不忍看。
“用得着这么急吗?饭也来不及吃一口。”
“你俩结婚那天我就悔死没请假了,”许昕眨着眼睛噎得厉害,“这会儿回来还不得赶紧来看一看。”
“有什么好看的,”马龙低头喝茶,“一团糟。”
许昕放下糕点,挑了挑眉:“听说了。张继科真就那么半路跑了?”
马龙放下茶杯,托着腮看他:“以你对他的了解,你觉得他干不出来吗?”
许昕拍了拍衣服上的渣滓,摆摆手:“那可太干的出来了。”
马龙弯着嘴角笑了一下,扭头看向窗外。
张继科性格孤傲,十五岁出国,接受了十几年资本主义的教育,满脑子只剩下追逐自由。
他本来就看不上自己家的这些弯弯绕,现在却还要为了家族利益,被强行从国外拉回来,和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结婚。
马龙能想象得出这个炸药包被点燃的样子。
所以婚礼那天,张家公子扔下结婚对象,拉着自己在国外的恋人直接驾车离开的这个情况,马龙觉得也不是那么难想到。
他甚至没有感到尴尬,也并不愤怒。坦然的接受了张叔叔的道歉,在婚礼结束后搬进了张家老屋。
婚礼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,张继科把他晾在屋里,再也没有回来看过。
昨天,张家老司令八十岁大寿,他俩终于打了婚后的第一个照面。
席间马龙活络又乖巧,张继科沉着脸一言不发,两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。
晚上张继科回到二楼他从前的房间休息。马龙一个人睡在三楼的婚房。
张家公子的态度,如此人人都知晓了。



02



许昕的和这两人的关系,难说和谁更亲近。
张继科和他是堂兄弟关系。老爷子有三个儿子,张继科的父亲是长子,许昕的父亲是老幺。两个孩子在家里这一辈中,年龄最近。总角之交,血脉相通。这让他俩的关系自小就很好。
张继科十五岁出了国,几年后二十二岁的许昕大学毕业,就跟着一起出去深造了。两人待在一个城市,不时就要出去聚一聚。
照这个情况,他多半是要站在张继科那边的。
可偏偏,马龙和他相遇在大学校园。少有的跨年级寝室组合,让他俩相熟相知。马龙坐为学长,对他照顾有加。相似的家庭背景,相同的人生观念,让他们都非常乐于与对方交流。甚至连院里的导师,他俩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个人。
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许昕和马龙都粘在一起。即使许昕后来出了国,他们的联系也非常频繁,从未间断。
现在这两个人突然扯上关系,许昕自然感觉非常新奇了。
他坐在他堂哥,也是他师兄的婚房里,霸占一张座椅,抻着一双长腿,把糕点碎屑弄得到处都是。
“我只能说,叔叔也是舍得,”他咽下最后一口茶水,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“你在这里这个状况,他倒是一点儿不着急。”
马龙拨弄着阳台的花草,笑意倒是不减。
“他知道我不在乎这个,用来换他想要的简直不能更合适。更何况这桩婚既然注定拆不了,张继科这个表现反倒让我轻松了。我也没兴趣琢磨怎么和一个陌生男人过日子。”
许昕不得不赞同的点点头。
“所以,叔叔的事儿,有眉目了吗。”
马龙拿起水壶,象征性的给花浇了点水。
“地方一把手啊……有了张家做盟友,倒是有可能把这个“副”字儿去掉。”
许昕从椅子上站起来,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:“放宽心。毕竟副书记虽然多,但二把手可只有一个。这次林书记调走,要我看,本就该叔叔进一步。”
“你以为简单么?”马龙看他一眼:“林书记在上头,这么多年来,小心得很了。说贪,也没贪太多,说升,也是政绩平平。这个萝卜坑,要不是张家人出力,是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腾出来的。”
“别给我说这个,我不想知道。”许昕听得一脸痛苦:“你不是最不爱搅和这些。”
“我倒是想不关心,但现在这些关乎我未来生活啊。”马龙撑着栏杆,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人工湖:“等我家老头得了他所想,我日子就好过了。到时候我和张继科维持面儿上关系,背地里各过各的,也不会有人出来说什么。”
许昕拧着眉毛,和他一起凑到窗口:“那我不懂,这次大伯父怎么这么好说话呢?平时里他也够宠张继科了。”
“你也真是一点儿不关心家里情况,”马龙笑着摇摇头,“你家房地产公司连续三次贷款都没过审批,地也批不下来。虽说张爷爷位高权重,但手伸到这里来还是有困难。而我父亲的位置,要做这些工作,还是方便了很多。往后能带来的好处,更是数不胜数。”
“互惠互利,合作共赢啊。”许昕叹了口气。
马龙笑着看他:“总结到位。”



03



两个人在屋里吃完晚餐,餐具已经被收走,阿姨却又来敲门。
许昕探了个头,问:“郑姨,还有什么事儿吗?”
阿姨郑姨开着半扇门,冲着他俩点点头:“少爷,刚李夫人让人过来递的话,”说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犹豫,“说是张少爷出去这一会儿,她无意中在他房里逮着个人,一会儿要送到龙少爷这儿来。”
马龙面色平静,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:“什么人。”
郑姨侧着头想了想:“是个女人。”
等门又重新关上,许昕才叹着气回头看着马龙:“二伯母真是,半天也不能安生。”
“这次又是因为什么?”马龙弯起嘴角回望他。
“我二堂哥从新疆当兵回来,你们倒好,直接结婚了。”许昕摇摇头,语气无奈:“二伯父和二伯母野心大气量小,你俩这个组合,想必给了他们很大威胁。”
“你二堂哥要和张继科争一争?”马龙托着腮问他。
“争什么呀,”许昕摆手,“张继科根本就不想要,我更不可能。不出意外就是二堂哥的了,真不知道他们家在紧张些什么。”
“看看人家多谨慎。”马龙耸耸肩,站起来把屋子里大致收拾了一下,等着麻烦找上门来。
他们本来以为会是比较温和的场面。在这个家里,没人真的想在明面上上演撕破脸的大戏。
李太太没有亲自上来,门口的两个警卫,拎着一个年轻小姑娘纤细的胳膊,推开门把人送了进来。
马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警卫一放手,那姑娘就仿佛支撑不住似的摔倒在了地上,伏在手臂上大哭了起来。
许昕一边心里对这个套路清楚得很,一边又觉得这场面实在难见到,回过头来给他递了一个兴奋的眼神。
马龙示意他收敛一点,回头又去看倒在地上的人。
没错。是婚礼上张继科带走的那个姑娘。
老爷子八十大宴,这人回来一晚,就如此胆大的瞒天过海,硬是把在外面的相好也带来藏到了屋里。
马龙对这个并不熟悉的结婚对象,一下充满了厌恶感。
他抬头看向旁边的警卫,问了一句:“这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”
有人迈出来:“龙少爷,是张少爷被叫出门后,有人要进去给少爷收拾收拾屋子。这时候发现屋里竟然还藏着个人,李夫人就让我们拎着她到您这儿来。”
“麻烦你们了,”马龙冲他们笑笑,“后面儿不用你们管了,带上门出去吧。”
两个警卫出了屋子,关上了他卧室的门。伏在地上的女人慢慢止住了抽泣声,露着一双眼睛暗暗打量着他。
马龙迎着她的眼神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,蹲下了身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马龙言语温和,伸出手。
女人低头擦着眼泪,一把拍开了他的手。
“要开门见山吗?”马龙拍拍手,站起来:“你们能找上我,也就捏定了我脾气好话不多,这我能理解,”马龙笑着低头看着她一会儿,又开口,“不过,有些话我是一定要说在前面的。”
女人微微有了反应,抬起头看着他。
马龙语气平缓:“我并不想知道你和张继科到底是个什么关系。但是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搞清楚,”马龙和她视线相对,神情淡漠,“在张马两家的合作结束之前,我和张继科的关系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改变。你的幼稚和私心只是他的负担。”
女人哑这嗓子问他:“用他的幸福换利益,谁更自私。”
马龙笑出声:“这个话题你得亲自去和张叔叔谈。”
“更何况,”马龙蹲下了身,压低了声音,“张继科的房间,没有他的允许,从来没人敢进去。我不知道二伯母跟你许诺了什么,而你竟然愚蠢到就这么被利用了。她想利用你这个污点煞煞张继科的风头,你还心甘情愿的自己做了刀。”话音刚落,下一秒,马龙就接住了女人挥过来的手,紧紧的攥住:“恼羞成怒可没用……”
许昕被这女人的动静吓了一跳,赶紧往前凑了几步。
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马龙听到了家里木楼梯吱呀的响声。
他心里警觉,还没来的及松开地上女人的手,卧室大门就被人狠狠的撞开了。
马龙一抬头,张继科阴沉着脸站在门口,将屋里的人扫了一圈。
呦,看来是个连环计。
张继科慢慢来口:“我是不是该庆幸我没来晚?”
马龙迎着他冰冷的视线,突然失去了解释这一切的欲望。
一个流连表面,幼稚的沉迷于爱情的男人。
他面无表情的松开手,退了开来。然后亲眼看着张继科上前两步,缓了脸色小声的安慰着地上的女人,又把她轻轻搂了起来。
门外不少听动静跟上来的佣人们,小声的指着他们议论。
马龙看着张继科和那女人的嘴脸,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底,有一把火烧了起来。



04



方博把车正正停在张家院外,从兜里摸出个口香糖,腿架在旁边摇头晃脑的打开收音机。
不知道是什么音乐节目,歌刚放过两首,刚上楼的张继科就牵着一个姑娘下来了。
他咦了一声,打开车门探出个头:“哥?”
张继科把姑娘送上后座,自己一屁股坐到了方博旁边,压着火气交代:“回田园的那套公寓。其他一会儿再说。”
方博挑挑眉,压下八卦的心,启动了车子。
一路上,张继科都看着窗外不做声。
方博偷瞄后视镜,后面那位姑娘也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什么情况啊,他在心里默默腹诽。
考虑一下观众的迫切心理好吗?
直到车子停在了田园的那栋公寓下,张继科解了安全带,才终于说了这一路的第一句话。
“Doris,那个男人今天到底是怎么发现你的?”他拧过头去看后座的人。
Doris咬着下唇,眼睛又红了气来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本来躲在你卧室,突然有佣人进来,我以为他们会联系你,谁知道我竟然被警卫直接带到了他面前。”
“操,”张继科重重撞回座椅上,“我的屋子从来不准佣人随便出入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又问:“他跟你说了什么吗?或者……有没有伤害你?”
Doris含着眼泪冲他笑了一下,又沉默的低下头。任他怎么问都不出声。
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,”张继科叹口气,伸手揉了,揉她的发顶,“让你帮我这样的忙,真是非常对不起了。”
女生抿着嘴巴,冲他摇了摇头:“学长你别这么说。”
“走吧,”张继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着轻松一些,“我送你上去。”
那头方博看着两个人下了车,都准备好启动车子走人了,张继科扒着车窗交代了一句:“别着急,你在这等会儿我。”
方博啊了一声,在车里愣了大半天。
等张继科都送了人回来,他才把想问的话问出了口。
“哥……你就是这么安慰人的,今晚不住这儿?”
张继科系好安全带,瞥了他一眼:“再说一遍,我和她没关系,她是我在学校认识的学妹。人这次只是主动来想帮我这个忙的。”
“我倒是觉得她对你有点意思,”方博眨巴着圆圆的眼睛,拧过头冲他笑了一下:“因为听说你不想结婚,所以来冒充你的女朋友……没点儿企图太扯了哥。”
张继科撑着车窗边缘沉默了一会,才开口:“也许吧。”
“那这次,为什么她会在你屋里啊?”方博一边打着方向,一边儿还不忘继续打听。
“我把她领回去的,”张继科闭上眼睛,烦躁的抓抓头发,“婚礼那次闹得没结果,本来这次还计划闹个大的……可是看见老爷子现在的身体状况,我突然就有些不忍心。”
方博捏着方向盘,舒了口气:“还好你忍住了。”
“我知道我这次过分了,但是博儿,”张继科扭过头看着他,“我真的不想和马龙结婚,我不想因为这种功利的原因被拴在这里。”
方博迎着他的目光,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。
“其实……龙哥人真的挺好的,”方博半天挤出来这一句,“会不会,你对他其实有点误会?”
张继科闭上眼睛,斜斜的靠在座椅上:“我对他没有偏见。但我只相信我看见的。”说完,他又嗤笑了一声,“况且,不止我对他的急功近利看不上眼,我也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恶意。在他眼里,也许我就是个暴躁易怒,幼稚难管教的大龄儿童。”
方博有些无奈:“哥……”
“尊重是相互的,”张继科摇摇头,弯起嘴角看向窗外,“你要真想缓和我们的关系,可以先去开导开导他。”
方博张张嘴,顿时被噎的没了话。



tbc.


其实,我有一个狗血梦……
所以……试试看???

因为我太夜猫子,一般都是半夜发了就溜了,如果评论回复不及时,真的很抱歉

但我一定会看的呀!💗💗💗

晚安💤💤💤


以及……哥哥们,路还很长。成都见。

评论(55)

热度(721)